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信文化”:从神话到图腾与巫术

发表时间:2018-01-24 15:03:55    来源:文汇报

  初民虔诚地把不是真正祖先的动植物、日月、山川、苍穹甚至“履大人迹”行为等,错认为是本氏族的血缘祖先,从而加以崇祀。这真是很有意思。图腾信仰,是一种“错认他乡是故乡”般的意识和行为,真正的“他的亲族”,其实并不“在场”。

  中华原古,曾经经历过一个漫长的“信文化”时代,原始初民的生活、思想和理想,以信仰神话、图腾与巫术为主要文化特征。神话、图腾与巫术这三种文化形态,构成一个原古文化的三维动态结构。

  神话作为一种人文“话语”系统 

  长期以来,人们一般地把人类包括中华原古时代称为“神话时代”,把“神话思维”等同于原始思维。这是对诞生于原始社会和传播的神话做了广义的理解。这里所理解的,包括神话以及图腾与巫术。张光直《中国青铜时代》一书,将我国商周时期的神话分成四种,取广义神话观。他指出,第一是“自然神话与神仙世界的神话”;第二是“神仙世界之与人间世界分裂的神话”;第三是“天灾的神话与救世的神话”;第四是“祖先英雄事迹系裔的神话”。实际上,张先生所说神话的第一种,包含了人对于天帝、图腾动植物之类信仰的神话品类;所讲的第二种,实际是与原古巫术相联系尤为密切的神话文化形态。

  狭义神话观也把所有原古神话分为四种。第一,以天帝、日神、月神、风神、雨神和四方之神等为主角的神话;第二,创世和创造性神话,如盘古开天辟地与伏羲创卦、仓颉造字等故事传说;第三,灾变与英雄救世的神话,如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精卫填海、大禹治水和愚公移山等;第四,祖先神话比如黄帝初祖的神话。

  狭义神话观以为,在文化本涵上,神话是一种原始初民口头创作和传播的“话语”系统。它把与神话有千丝万缕人文联系的图腾和巫术等,从广义神话观中独立出去。理由是,虽然图腾、巫术和神话都信仰天帝、祖神、神祇与精灵等,但是在具体的文化成因、文化特性和功能等方面,是各自有所不同的。

  顾名思义,神话是“神”所说的“话”;是氏族酋长、巫觋等借“神”说“话”;说的是具有神性、灵性和巫性三兼的“话”。

  所谓狭义神话,都是要有一定的故事、情节的。神话并非总是普在于初民的一切生活领域,只有当氏族在举行祭祀祖神、召神、集会或者教育后代等仪式时才去进行。迫于生计,初民不可能不做其他事情,而一天到晚闲在那里讲故事。神话寄托了初民的理想,极大地培育、锻炼、丰富和发展了初民的幻想、想象、夸张与虚构。神话中的“神”,作为初民精神的第二个自我,是初民生活的“第二面貌”。它很早养成初民讲故事的想象能力和表述的兴趣,是人类叙事文学的一种“元语言”,也是荣格、弗莱所说的文学诗性的“原型”。

  以往学界有所谓中国神话“篇幅短,诞生晚近”的不妥当的看法。玄珠《中国神话研究ABC》说,中国古代神话,“比起别的文明来,显得非常贫乏”。张光直称,“有几位很知名的学者曾经主张,中国古代神话之‘不发达’是因为中国先天不厚,古人必须勤于度日,没有工夫躺在棕榈树下白日做梦见鬼。”其实,给人造成神话“贫乏”、“不发达”印象的原因,可能是以往学界对中国神话发掘、研究不够的缘故。而故事讲得简洁而生动,正是中国神话的一大特色。诸如盘古开天辟地的文字文本,始于三国吴徐整的《三五历纪》,定型于南朝梁任昉《述异记》,从文字文本看,的确偏于晚近,但在文字文本诞生之前,一定经历过许多个世纪的酝酿、创作与世代传播的历史过程,神话的口头创作与传播,不知要比文字文本早多少个世纪。研究神话,运用王国维“二重证据法”而加以重新发掘、整理和阐释,是很有必要的。

编辑:陈燕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