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中国历史故事]淮海战役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互动百科
淮海战役 - 总述

  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迄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第二个战略性进攻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另两大战役为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之一。共歼国民党军55.5万人,解放了长江中、下游以北广大地区,使国民党军在华东、中原战场的主力丧失殆尽,国民党统治中心南京已处在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淮海战役,又稱徐蚌會戰,是中國近代史中第二次国共内战“三大戰役”之一。1948年11月6日开始,1949年1月10日结束,历时65天。这场决战,中国共产党方面称为淮海战役,南京国民政府方面称为徐蚌会战。杜聿明、刘峙防守的中华民国国军的5个兵团部、22个军部、56个师共55.5万人被共產黨刘伯承、邓小平、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消灭及改编,人民解放軍則伤亡13.4万人。 

淮海战役 - 战争背景
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纪念塔

  在1948年9月的济南战役过程中,集结在徐州地区的国民党军三个兵团17万余人,在华野阻援打援部队阵地前面徘徊,不敢北上与华野交战。粟裕认为,这说明敌人是避免在不利条件下与我军打大规模的仗,也说明我军对敌人进行战略决战的有利条件正在逐渐成熟。因此,当济南城内巷战仍在激烈进行,但已胜券在握的时候,就于9月24日7时发电报给中共中央军委,“建议即进行淮海战役”(《粟裕军事文集》第393页———394页)。中共中央军委经过慎重考虑,于9月25日19时复电,同意粟裕的建议:“我们认为举行淮海战役,甚为必要。”(《毛泽东军事文集》第5卷第19页)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和华东、中原军区及华北军区所属冀鲁豫军区地方武装 一部,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江苏海州,西迄河南商丘,北起山东临城(今薛城),南抵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一次战略决战。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另两大战役为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之一。当时,国民党军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所部80万人,分布在津浦路徐州至蚌埠段及陇海路海州至商丘段两侧。1948年11月6日,遵照中共中央军委的作战部署,淮海战役总前委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等,指挥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等60万人发起了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 - 战争概述

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总前委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

  战役共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1月6日至22日,华东野战军在中原野战军配合下,在徐州以东碾庄圩地区全歼黄百韬兵团,击毙兵团司令黄百韬。国民党第三绥靖区所属第五十九、第七十七军大部在副司令何基沣、张克侠率领下举行战场起义。第二阶段从11月23日至12月15日,中原野战军在华东野战军等配合下,在徐州南双堆集地区歼灭黄维兵团,俘兵团司令黄维。同时,华东野战军一部将由徐州西逃的杜聿明集团三个兵团包围于永城东北青龙集、陈官庄地区,并将其单独突围的孙元良兵团歼灭。此后,为配合平津战役的进行,按照中共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部队进行20天的战场休整。第三阶段从1949年1月6日至10日,华东野战军在中原野战军配合下,在青龙集、陈官庄地区全歼杜聿明集团,俘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淮海战役结束。此役,共歼国民党军55.5万人,解放了长江中、下游以北广大地区,使国民党军在华东、中原战场的主力丧失殆尽,国民党统治中心南京已处在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淮海战役 - 过程及战况
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

  1948年11月,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组成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统筹与指挥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华东野战军16个纵队、中原野战军7个纵队和地方武装共60万人,于11月6日发动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自1948年11月6日开始,至1949年1月10日结束,共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

  1948年11月6日夜,华东野战军发起淮海战役。國民革命軍总部以为解放军刚刚结束济南战役,需要长时间整顿,不会迅速南下,未能料到解放军在济南战役损失甚微,有能力迅速进攻徐州地区,结果大意轻敌。蒋介石计划在徐蚌地区寻求与共军决战,于是希望“小诸葛”白崇禧来担任总指挥,但白崇禧看见国军的排兵布阵已完全陷入被动,觉得没有把握,于是坚决推辞(另一说为白与李宗仁在前一晚有秘密沟通,最终决定不参与指挥),蒋介石又找来杜聿明,希望他能指挥这场战争,但东北战场局势突然告急,杜聿明被紧急调往东北。蒋介石一时无信任的人选可派,于是找来了指挥能力低下,但十分听话的刘峙来指挥这场战役。从白崇禧拒绝指挥,到解放军发动淮海战役,只有6天时间。

参加淮海战役的人民解放军突击队员准备出击
参加淮海战役的人民解放军突击队员准备出击

  粟裕将军为迷惑敌军,特意在山东开了十几台大功率的电台,不停向外发出指令,国军方面即误认为解放军主力依然在山东,从而徐州地区的兵力调动野趣懒散缓慢状态。而实际上,50万解放军已经开始从不同方向,秘密地夜里疾行,在国军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迅速扑向徐州地区。

  战斗指挥官刘峙作战无能,故而在战斗前夕,国军排兵布阵极为不利,与解放军作战必然处于被动及被分割攻击的状态。刘峙见解放军有扑向徐州之势,便遵从蒋介石的意图,命令黄百韬兵团、李弥兵团、孙元良兵团、邱清泉兵团退回徐州东郊,死守徐州。共军华东野战军按计划于六日夜间发起淮海战役,各部队向预定目标开进,发现国军正在收缩,当即转入追击。黄百韬兵团因等海州第44军西撤,推迟至七日西开。共军借这一时间延误,追上了正在渡大运河的黄百韬兵团,负责殿后的黄百韬兵团第63军被迅速全歼。黄百韬见势不妙,向李弥求救,李弥拿出刘峙的命令,执意立刻回撤,拒绝增援。

  11月8日,防守运河一线的第三绥靖区半数以上的官兵在中共地下党员绥靖区副司令官何基沣、张克侠的率领下举行贾汪起义。贾汪起义后,解放军迅速通过贾汪地区,10日解放军的先头部队山东兵团主力歼灭了第7兵团(黄百韬兵团)西撤的先头师,切断了该敌的退路,十一日华东野战军将黄百韬合围于碾庄地区。

  黄百韬兵团渡过大运河以后,走到碾庄时,黄百韬部将64军军长刘镇湘建议,依靠在碾庄李弥军团留下的军事工事与共军大战一场,与此同时,国民党国防部发来电报,称可与共军交战,如能击退敌人再走亦可,这样黄百韬就在碾庄犹豫了一天时间,最后决定在碾庄迎战解放军。结果解放军的行军速度超出预料,仅在黄犹豫的一天里,解放军华野三个纵队就攻占了碾庄与徐州之间各据点要道,切断了黄的退路,对解放军的军事行动速度的低估和对于共军敢于迅速与敌军主力决战的勇气的预料不足,完全体现出黄百韬和蒋介石对敌军的情报严重缺乏了解和战略战术思想水平的低下。

  此時徐州南方戰況,由于防守宿县的孙元良兵团北撤徐州,而协防宿县的刘汝明兵团也向南撤退,共產黨中原野战军顺利攻占空置的宿县,切断了徐州守军向蚌埠撤退的退路。蒋中正因此下令华中的黄维兵团及蚌埠的李延年、刘汝明兵团向北推进,重占宿县;同时命令徐州的邱清泉兵团和李弥兵团向东攻击为黄百韬兵团解围。粟裕令华野第7、第10、第11纵队在侯集、林佟山至大许家地域,实行正面防御;以苏北兵团各纵队从徐州东南侧击邱、李兵团之增援。由于共军阻援部队竭力阻击,邱清泉兵团在22日被阻于离碾庄12公里处的大许家一线,无法突破。

  拖至11月22日,解放军将第7兵团10万人全部消灭,兵团司令官黄百韬举枪自杀(一說突圍时战死)。同时,由于蚌埠的李延年、刘汝明兵团担心被共军首先击溃而拖延北进时间,造成华中的黄维兵团过于孤立,对国军极其不利态势。

  第二阶段

  双堆集战役

  11月23日,中原野战军将南方增援来的黄维第12兵团包围在宿县西南的双堆集地区。此时,徐蚌会战对南京政府极其不利,由于黄百韬兵团被消灭,徐州东线已全部暴露,而由徐州往蚌埠的退路也由于宿县被共军占领而切断。而从华中增援淮海战场的黄维第12兵团也被包围,有被共军合围全歼的危险。

  国军总部不得不下令徐州驻军邱清泉、李弥、孙元良三个兵团放弃徐州向江南撤退。11月28日,国军徐州“剿总”司令刘峙离开徐州,由副总司令杜聿明指挥,30万徐州守军于11月30日放弃徐州向西南撤退,但途中接到蒋中正命令要求改变进军路线向东南出击,解救黄维兵团,邱李两军不得不转攻东南,结果中途被华东野战军包围。

  11月27日,黄维兵团所部110师师长中共地下党员廖运周率部投共。12月6日,第16兵团因协调错误自行突围,大部被歼。同日,共军对黄维第12兵团发起进攻,至12月15日,消灭12万人,生俘司令黄维,副司令胡琏搭乘战一团战二营代营长甘义三的座车单独突围逃出(这部战车为战二营突围指挥车,仅此车有突围路线地图及数据),但坦克被共军击中亦受重伤,嗣即在上海接受手术。由于已经消灭了国民革命军34个师,邱清泉、李弥兵团的22个师被包围,为了配合平津战役对傅作义集团的分割包围免其经海路南逃,解放军进行了20天休整。其间向被围的杜聿明集团军发动政治宣传与劝降攻势,消耗其心理,为最后围歼杜聿明军团进行最后的准备。

  第三阶段

  1949年1月6日,共产党军队对包围的杜聿明所部发起总攻,消灭第13兵团大部,残部撤往第2兵团防区。第2兵团司令官邱清泉血战殉国,杜聿明被俘,李弥侥幸逃脱,在蚌埠的李延年、刘汝明兵团放弃淮河以南长江以北地区,撤往江南,徐蚌会战结束。为杜聿明部突围,蒋中正更曾经亲自下令使用国际法禁止的“毒气弹”,以“甲种弹”为名掩人耳目,遭到中共的痛批。但实际上当时杜聿明部国军使用的只是催泪弹而已。

  辽沈战役后,国民党统帅部为避免徐州之部队重蹈卫立煌集闭全军被歼的覆辙,决定将刘峙集团主力收缩到津浦路徐州生蚌埠段两侧,采取攻势防御阻止解放军南下,必要时放弃徐州,凭借淮河抗击,确保南京、上海。以徐州为中心的国民党部队有5个兵团、共约80万兵力。

  集结在以徐州为中心的陇海铁路 郑州至连云港段,津浦铁路 薛城至蚌埠段的国民党军徐州"剿匪"总司令刘峙集团,是蒋介石的最大、最强的战略集团,担负着拱卫首都南京的重任。自从东北卫立煌集团全军覆灭后,蒋介石发现华东、中原人民解放军有联合作战,求歼刘峙集团的动向,又鉴于该集团当时所处态势不利,于1948年11月4日派其参谋总长顾祝同到徐州,研究作战方针,决定"暂取战略守势",进一步收缩兵力于徐州、蚌埠之间,并把原归"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指挥的黄维兵团东调,增加徐蚌战场兵力,准备同人民解放军会战,如果形势不利,则依托淮河阻挡解放军南进。蒋介石在徐蚌地区集中的兵力,连同战役中调来的,为7个兵团、2个绥靖区、34个军、82个师,总兵力达80万人。

  歼灭刘峙集团,夺取徐州,人民解放军统帅部早就筹划了。1948年7月,提出"冬春夺取徐州"的设想。9月攻克济南后,同意华东野战军乘胜举行淮海战役,歼灭刘峙集团右翼劲旅,位于徐州以东新安镇地区的黄百韬兵团,进而攻歼淮阴、淮安、宝应、高邮、海州、连云港之敌,为夺取徐州创造条件。由于辽沈战役胜利,由于中原野战军攻克郑州后东进,即将与华东野战军会合,这些全局的、战役的有利条件,于11月上旬,决定扩大淮海战役的原定规模,由华东、中原两军联合作战,全歼刘峙集团于淮

淮海战役
被击毙的黄伯(百)韬的胸章和照片

  河以北。毛泽东说,现在不是让敌人退至淮河以南或长江以南,而且第一步歼灭该敌主力于淮河以北,第二步歼敌余部于长江以北。他指出,"此战胜利,不但长江以北局面大定,即全国局面亦可基本上解决。"毛泽东要求华东、中原人民解放军参战的23个步兵纵队、1个特种兵纵队,及中原、华东、华北一部分地方部队,共60万人,在以邓小平为书记的淮海战役总前委的指挥下,争取全胜。

  1948年11月6日,淮海战役开始。华东野战军按照预定计划,向新安镇地区的黄百韬兵团发起攻击,但该兵团已离开新安镇沿铁路西撤。华东野战军立即改变部署,展开猛烈追击、截击。就在黄百韬兵团要缩回徐州的关键时刻,国民党军第3绥靖区副司令官、中共地下党员何基沣、张克侠根据华东野战军的布置,于8日率3个师在徐州东北的贾汪、台儿庄起义,为人民解放军迅速截断黄百韬兵团的退路创造了有利条件。至11日,黄百韬兵团4个军被包围在以碾庄圩为中心的18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另一个军在运河窑湾被歼灭。黄百韬依托工事顽强抵抗。华东野战军适时采取"先打弱敌,后打强敌,攻其首脑,乱其部署"的战法,从11月16日开始发起总攻,激战至22日,全歼黄百韬兵团,兵团司令官黄百韬自杀身亡。

  在围歼黄百韬兵团的同时,中原野战军在徐州以西、以南发动攻势。11月16日凌晨攻克徐蚌间战略枢纽宿县,隔断徐蚌两敌的联系,使徐州刘峙集团陷于完全孤立。

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中解放军进入徐州城

  黄百韬兵团被歼,徐蚌交通被截断后,蒋介石为改变这种不利局面,决定以徐州的邱清泉、孙元良两兵团,沿津浦路向南,以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由蚌埠向北,以黄维兵团由蒙城向宿县方向进攻,三路会师宿县,打通津浦路徐蚌段。黄维兵团约12万人,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装备好,战斗力强,其中的第18军为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是蒋介石用来解徐州之围的生力军。11月23日,兵团司令官黄维不待徐州、蚌埠两路同时行动,就迫不及待地挥师向浍河南岸南坪集解放军阵地发起攻击,形成单独前进的孤立突出态势。淮海前线总前委常委刘伯承、陈毅、邓小平认为歼击黄维兵团的时机很好,决心先打黄维兵团。毛泽东完全同意先打黄维,指示"情况紧急时机,一切由刘陈邓临机处置,不要请示。"11月25日至12月15日,中原野战军全部和华东野战军一部,将黄维兵团包围歼灭以双堆集为中心的地区内,俘虏黄维。

  当黄维兵团陷入重围,蒋介石精心策划的三路会师宿县计划破产后,11月30日蒋介石把徐州"剿匪"副总司令杜聿明召到南京,经过密商,决定放弃徐州,由杜聿明指挥邱清泉、李弥、孙元良三个兵团,绕经萧县、永城大路南下,接出双堆地区的黄维兵团,退守淮河以南。但是,杜聿明集团30万人一出徐州,就乱成一团,争相逃命。华东野战军立即展开围追堵截,12月4日将其合围于永城东北的陈官庄、青龙集、李石林地区。12月6日,孙元良按照杜聿明制定的突围计划,在邱清泉、李弥临时变卦不突围的情况下,单独突围,结果被人民解放军歼灭,孙元良只身脱逃。杜聿明集团陷入内缺粮弹,外无援军的绝境。这时,战略决战的第三个大战役--平津战役已经开始。为着不使蒋介石迅速决策海运平津地区国民党军南下,淮海前线人民解放军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对杜聿明集团实行"困而不歼"。从12月16日起至1949年1月5日止,全军进行战场休整,同时对被围困之敌,展开猛烈的政治攻势。1月6日16时,华东野战军集中10个纵队,编成东、北、南三个突击集团同时对敌发起总攻。至10日16时,全歼杜聿明集团,击毙兵团司令官邱清泉,俘虏杜聿明,李弥乘天黑化装潜逃。

淮海战役
人民解放军押着俘虏,撤出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历时66天。人民解放军总兵力少于国民党军的情况下,自己伤亡13万余人,取得歼敌55.5万余人的伟大胜利,就其组织指挥而言,主要是及时把握了决战时机;正确选定了主要突击方向;先分割,后集中兵力,逐个围歼;根据战场情况变化,替换作战样式,实行大规模运动战与大规模阵地战相结合。

  淮海战役的胜利,使长江中下游以北地区获得解放,使国民党政府的统治中心南京 上海,完全置于人民解放军的炮火之下,使蒋介石的精锐兵团丧失殆尽,从而大大加速了解放战争胜利进程。

淮海战役 - 后勤组织保障

  一场巨大的战役,除了指挥得当,三军用命,还有一个关键要素是后勤保障,现代战争尤其如此。在当时的条件下,共产党方面不可能动用现代化手段保障战役后勤,但把人力保障发挥到了极致。如果说刘陈邓粟谭组成的总前委在战役组织指挥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那么担负主要后勤保障工作的华东局、华东军区和华东野战军后勤部在组织后勤工作方面的成绩也不容抹杀。这里面华东局书记、华东军区政委饶漱石和华野副参谋长兼后勤司令部司令员、华东野战军前委委员、豫皖苏财经办事处主任(后任第三野战军后勤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刘瑞龙是后勤工作的主要指挥者。

  战役期间,江苏、山东、安徽、河南等地的人民用极大的物力、人力支援了战争。这四省共出动民工543万人,其中随军常备民工22万人,二线民工130万人,后方临时民工391万人;担架20.6万副,大小车辆88万辆,挑子30.5万副,牲畜76.7万头,船只8539艘;筹集粮食9.6亿斤,运送到前线的粮食4.34亿斤。

淮海战役中共產黨方面的士兵
淮海战役中共產黨方面的士兵

  民工的支前是战役中最动人心弦的一幕。到了战役的第三阶段,参战兵力与支前民工的比例高达1:9。这种空前浩大的人力动员,解放区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承受能力,如民工支前负担最重的鲁中南区,以第六分区的统计为例,该区共出动49万民工(常备民工17万,临时民工32万,许多临时勤务尚未计算在内)占其总人口300万的16%以上。按惯例,人民负担战争的人力一般不能超过总人口的12%,即八个人中抽一个民工,除去老弱妇孺,几乎是动员了全部的青壮年男性,而此次动员的民工高达总人口的16%,可以说超出了最高的负担界限。而永城、夏邑、宿县几乎是全民动员。人民提出的口号是“倾家荡产,支援前线,忍受一切艰难,克服一切困苦,争取战役的胜利。”

编辑:eliyoucen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