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中国历史故事]华北事变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互动百科
华北事变 - 事变剖析
华北事变华北事变

  其一:

  1935年驻华日军为了进一步侵略中国而策动华北各省脱离南京中央政府﹐实行“自治”的一系列事件。1933年驻华日军以武力迫使南京国民政府签订《塘沽协议》后﹐由于战略重点转向准备对苏作战和防范英﹑美﹐其侵略方针由单纯的武力征服改变为在继续准备发动武力进攻的同时﹐全力推行“华北自治运动”。

  1935年1月中旬﹐日军首先制造了“察东事件”﹐迫使南京政府承认察哈尔沽源以东地区为“非武装区”。5至7月﹐其华北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和关东军奉天(今沈阳)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又借口“河北事件”和“张北事件”﹐胁迫南京政府批准北平(今北京)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与梅津达成的条件﹐即世人所称的“何梅协议”﹐及察哈尔代理主席秦德纯与土肥原签定的“秦土协议”﹐接受日军所提取消冀﹑察两省境内的国民党党部等多项要求。使河北﹑察哈尔两省的主权大部丧失。10月20日﹐日军继“丰台夺城事件”后﹐再次收买汉奸﹑流氓发动“香河暴动事件”﹐并同时加紧进行以平津卫戍司令宋哲元为重点对象的上层策变活动。11月11日﹐土肥原贤二向宋提出《华北高度自治方案》﹐诱其出任华北共同防赤委员会委员长﹐限20日前宣布。25日﹐土肥原见宋哲元未如期宣布“自治”﹐转而先策动滦榆区兼蓟密区行政督察专员殷汝耕在通县成立脱离南京中央政府的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一月后改称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同时继续对宋及南京政府施加压力。经过日军﹑宋哲元﹑南京政府之间一系列的讨价还价﹐12月18日﹐终于在北平正式成立了既保存南京中央政府和宋的体面﹐又有一定“自治”之实的冀察政务委员会﹐在日本侵略者的压力下﹐南京国民政府特派宋哲元为委员长﹐王揖唐﹑王克敏等为委员。

  华北事变是日本侵略中国﹑称霸世界的一个重要步骤﹐虽一时得逞﹐但遭到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

华北事变
《塘沽协定》签字现场,前排左起第三人为日本代表冈村宁次。

  其二:

  华北事变是指1935年日军侵略华北和南京国民政府在华北继续妥协退让、丧权辱国的一系列事件的统称。1933年长城抗战《塘沽协定》签订之后,日本暂时将对中国“武力鲸吞”的露骨侵略方式转变为有序推进的“渐进蚕食”方式,即企图一口一口啃噬掉中国。这样,继东北之后,华北顺理成章地成为日本侵略的下一个目标。在日本的既定世界霸权方针下,中国民众和中国共产党、熟悉形势的世界各国观察家都非常清楚,日本绝不会满足仅仅占据东北的现状,华北必将成为东北之续。

  日本侵占华北的具体谋略,使用了“华北分离”的政策。这一政策的实施方法,则和炮制伪“满洲国”的手法如出一辙,即收买小部分汉奸,强奸民意,凭空捏造出“地方自治”的假象,在刺刀威胁下实现“自治”,进而在刺刀控制下完成“独立”。这完全是日本侵略者一手制造的自欺欺人的荒诞闹剧。但日本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掩人耳目,缓和国际干涉。日本法西斯的阴险狡诈不可谓不恶毒。但是,中国人民决不允许日本侵略者的阴谋得逞,对其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斗争。然而,面临如此紧迫的态势,南京政府当局竟继续对日妥协退让,丧权辱国,步步撤退,导致日军得寸进尺,越发贪得无厌,华北和中华民族产生了空前严重的危机。

华北事变
日军为策动“华北自治”,经常出动军用飞机到北平上空盘旋

  作为侵华急先锋的关东军和华北驻屯军,积极策划其所谓以“华北特殊化”为目的的“华北自治”运动,并公开摆出一副武力外交的架势。之前,日军已在华北各地制造了一系列事件,压迫中国退让,撤兵,为其开展“自治运动”创造条件。首先是谋划建立“蒙古国”,在察哈尔制造了两次张北事件等多起事件,最后在1935年6月27日逼签《秦土协定》,“割让”察东6县于“满洲”,二十九军撤出察哈尔境内长城以北地区,国民党党部也撤出察省。1935年7月6日,制造河北事件,南京政府竟与之签订了臭名昭著的“何梅协定”,承诺国民党党部和中央军完全撤出河北、平津,撤换平、津两市长,取缔一切抗日组织活动,并且凡是日本认为有“反日”嫌疑的中方势力都“不得重新进入”。这样日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扶植河北平津“地方人士”作为傀儡,实施其“自治”阴谋。这无异于将河北平津拱手让与日本。这时却突然发生了一件中日都未预料到的事件,即原受日本极力压迫排斥的驻察哈尔宋哲元第二十九军,突然利用丰台事件开进北平,成为中国在华北平津的主要军事力量,给“华北自治”事件造成了曲折,日军因宋不是中央嫡系认为可以利用,转而以宋为胁迫“自治”的主要对象。

  但是宋哲元并不甘作日本的傀儡,但又孤立无援,无力独自抵抗日本,故而态度非常暧昧。日本以军事讹诈为后盾,紧锣密鼓地开展“华北五省自治”(五省为河北、山东、山西、察哈尔、绥远)运动,企图先从它处入手最终胁迫宋哲元“自治”。1935年10月日本制造“香河事件”,煽动河北省东部香河、昌平、武清等县的“饥民”暴动,占据香河县城,并成立由汉奸组成的临时维持会。接着,日本扶植汉好殷汝耕在河北通县成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控制冀东22县,宣布脱离国民政府,以之作为促进宋哲元“自治”的“榜样”。日军还开列“反日分子”名单,在平津大肆滥捕。同时大批日军进入关内,威胁北平、天津。一时间,华北空气极其紧张。

  经过宋哲元、日本及南京政府之间紧张的三角交涉,南京政府虽也曾力争保留主权,但在妥协退让政策下,提出并得到日本的勉强同意,12月下旬,在北平成立了半独立性质的“冀察政务委员会”,除了名义上隶属南京政府,实质已经成为变相的自治,但也不是日本所希望的完全“自治”。 

华北事变
抗日救亡游行示威

  华北平津地区包括了中国北方大片地区,尤其北平是中国的历史古都,当时也是全国的文化中心。华北事变的发生,使中华民族面临着亡国灭种的生死危机。1935年12月9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北平学生终于爆发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游行示威活动,迅速扩大为全国性的抗日救亡运动,极大地促进了民族觉醒,打击了南京政府当局的妥协退让政策。

  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华北自治”告一段落。日本对华北政策随之发生了新的变化,总体上则暂停了军事侵略,采取了“不取其名而取其实”的手段,妄图从政治、军事、经济上紧密控制冀察当局。采用其惯用的阴谋手法,先由交通经济入手,企图使“成为张作霖时代之东北”。然而,随着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的推动,宋哲元受到鼓舞,逐步采取了一些抵制日本的措施,使其阴谋不能得逞,如此,日本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更猛烈的骤雨,就要落下。

编辑:eliyoucen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