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锡崖沟挂壁公路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未成年人网综合
    说起锡崖沟,就不得不提那条在村边山顶上的公路。我们常见的盘山公路是绕山而上,那全都是露天的。但这一条却是在绕的过程中,有时不得不在山岩里面穿过后再露出来。这样时隐时现的山路,当地人给了它一个新名词:挂壁公路。锡崖沟的挂壁公路,在高高的峭壁悬崖上足足绕了三层,最后再走无数个小“之”字翻山而去。世界上“之”字形的山路不少见,但在高耸云霄的悬崖峭壁上,隔三差五地排列有一个个不规则形状洞口的,就不能不谓天下一绝。在全中国,只有太行山南端有这样的挂壁公路,而在我走过著名的几条当中,如此之长且这般壮观的,非此莫属。更为独特的还是这山路的色与块。当你走近洞口抬头一看,这山体的颜色是由橙、红、褐等暖色组成的,并且一大块一大块平整地悬挂着。看似人工劈成,其实天然而为!
    就是为了修这条公路,锡崖沟人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只要一过了农忙时节,家家户户立即分成七支小分队,组织近千人浩浩荡荡往山里去。他们带上干粮,早出晚归,一干就是一整天。开始时连电钻之类的设备也没有,靠的是一锹一凿、一锄一铲,这样就注定了工程的断断续续。而在这艰难漫长的过程中,每次都留下了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第一次在悬崖上抠出了一条小道,有村民想赶猪出山换钱,结果几十头牲畜才走了一里多路就摔死近半,这路就成了“死猪径”。第二次村民又换了一个方向再修,修到一半已无法前进,到头来这路反而成了狼群进村的捷径。于是乎人们戏称为“狼道”。第三次村民又想从山崖上凿一个洞穿过去,结果只进行了一百来米,因岩石太硬又不得不中止,这个洞最终变成了羊倌们遮风挡雨的“羊窑”。就这样整整苦干了30多年,锡崖沟人硬是在王莽岭绝壁上凿出一条长达7.5公里的公路来!据说,当第一辆车开进锡崖沟时,那些从未见过汽车的村民顿时愣住了。死一般的沉寂后突然“哇”的一声,全村老少抱团痛哭……

  村前的那两个墓碑

  世界上最能雷人的字莫过于 “死”。锡崖沟里有很多与该字相连的传奇,却不无与前后左右的山峦有关:一村民于腊月间用野党参换回了煤油,背到半山腰拐弯处,一脚没踩稳摔下了深渊。指望能给人带来光明的煤油,却把他引向了黑暗。还有一光棍儿好不容易从隔山的河南省讨回了一个媳妇,姑娘上门来的路上一不小心掉下了山涧,人还没进洞房门却先入了鬼门。也有一个老人误吃了“六六六”农药,乡亲们还没来得及把他抬到卫生院,老人家已闭上了双眼。北方人所常说的“六六大顺”这回却顺过头了。又及当年一县委干部骑马去锡崖沟视察,马儿到了山顶上,受惊失蹄坠崖,干部却大难不死。可不,关键时刻人就是不一样,尤其当官的。之后此君发誓开山修路,捐献数金,造福乡梓……

  上述任何一个口述的故事你都可以不相信,但沟口的路边确确实实有两座坟墓,它是现在任何一个到锡崖沟的人都可以看见的。我是在八月份到锡崖沟的,按理说已经过了拜祭的月份,可在旧墓前竟然还摆有鲜花束,看上去不久前还有人来这儿凭吊过。听村民说,这里长眠的是两位在修路时罹难的当地人,一位是前村支书叫董怀跃,是在放炮时给炸死的;另一位名宋双连,是一村民,也同是献身于修路中。现在每当唠起这事,村民们都口口声声以 “烈士”相称。可见人们对这里的路的祈盼有多大,而对为之捐躯者的感情有多深。

编辑:周琴    

推荐阅读 »